百姓生活网【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金盾出版社主办】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北部新闻

伊春客机坠落生死七分钟 有人喊先救孩子

2010/8/26 10:31:00  新京报

坠落客机飞抵机场7分钟后出事 救援中持续爆炸

昨日,伊春空难一位伤者在伊春康复医院接受治疗。本报记者 李强 摄

坠落客机飞抵机场7分钟后出事 救援中持续爆炸

  昨日,一名警察在伊春林都机场转运小伤员。伊春空难部分伤员转运到哈尔滨救治。新华社发

坠落客机飞抵机场7分钟后出事 救援中持续爆炸

昨日,一位在伊春空难中失去亲人的家属(中)在机场门前悲痛不已。 新华社发

坠落客机飞抵机场7分钟后出事 救援中持续爆炸

昨日,一名战士在守护飞机残骸。 新华社发

  8月24日,21点31分,VD8387出现在机场上空。

  这架河南航空公司的客机,从哈尔滨起飞,提前4分钟飞抵伊春林都机场。身材修长的客机轰鸣着,在机场塔台工作人员眼中,掠过机场30号跑道上空。飞机下方,伊春市市长王爱文已经进入站坪,准备迎接机上即将抵达伊春的要客。7分钟后,VD8387坠落在机场跑道,断成两截。

  21:38

  坠落 有人喊先救孩子

  飞机先是急速下降,撞地后断成两截;飞机中部的一些乘客连人带椅被甩出去,像被弹射出的战斗机坐椅

  在伊春林都机场停车场等人的张先生看见飞机的时间在21点31分。让他印象深刻的是,飞机正式进入跑道前,飞行姿势很舒畅,就像天空中一只翱翔的鸟。

  21点33分,准备降落的VD8387航班舱内灯光略显灰暗。在空姐的提示下机舱内的91名乘客纷纷拉起遮光板并调直了坐椅靠背。

  此时,坐在9排C、D两座的江苏商人蒋先生和她的同伴周彩凤,正在聊着家常。

  “说着说着,她(周)忽然问我,飞机怎么停了。”25日躺在伊春康复医院的蒋先生说,周彩凤说完话后自己下意识地向四周环顾。昏暗的灯光下,过道两侧的乘客正在收拾自己身边的物品。略显嘈杂的私语声中,不时传来小孩子兴奋的笑声。

  让蒋先生感到恐惧的是,上述这一切在瞬间就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21点38分,感到急速下降的蒋先生先是听见机腹传来一声闷响。接下来机体撞地受阻产生的冲击力,让他开始反复在两排坐椅之间碰撞。

  事故发生时,另一名乘客王先生坐在飞机尾部。他说,飞机落地后,机身随即从中间断开。

  “位于飞机中部的一些乘客,连人带椅子都被甩了出去,像被弹射出去的战斗机坐椅。后来不知谁喊,先让孩子出去,接下来就有女人哇地一下哭了起来。”

  乘客蒋先生回忆说,舱里一下就黑下来,当时有人喊,别慌。舱里的人不断地从后排跑到前排,然后再从前排跑向后排。最先起火的是飞机中间,有一个乘客身上着起了火,一转眼人就成了火人。

  “喊声,救命声,呻吟声响成一片,不过很快就被四处冒出的浓烟吞噬了。”蒋先生说。

  飞机起火一分钟后,位于机舱前部的蒋先生在逃生人流的簇拥下,从机头前部的一个裂口逃出。随后,他发现,飞机已经断成了数截。

  21:41

  搜索 市长专用车参与

  飞机坠落后,机场启动一级救援预案,恰好在机场的伊春市长王爱文,大吼着安排救援,21点50分发现失事飞机

  机场巡视员王雨森记得,在VD8387即将飞抵伊春时,他和灯光队巡视员孙亮,巡视过跑道和助航灯光。“当时一切正常。”

  随后,机务队与特种车队接到航务部通知后,21点20分进入一号停机位,并按照规定检查巡视。

  一切完毕后,机场等待VD8387降落。机场塔台在21点35分看见VD8387在机场上空,确认机组看见跑道的消息后,向飞机发布了落地许可。

  “落地许可发布后,飞机就自东向西降低高度。”塔台一工作人员说,当时VD8387的情况和以往的降落并没有什么不同。而转瞬间,大家意识到灾难发生了。

  “飞着飞着,飞机发出的灯光,一下不见了,我心里一沉,意识到出事了。”他说,随后塔台开始用所用频率呼叫机组,但没有丝毫反应。

  “好像(飞机)一下就被黑黢黢的天给吃了。”在机场停车场的张先生说,飞机降落时自己的车头向东,飞机掉下去之初,他曾一度认为自己眼睛花掉了。等他用力擦了几下前风挡玻璃后才意识到可能要出大事。

  “我连滚带爬地下车,隐约地听见一声闷响。”他说。

  据机场值班记录显示,21点41分———VD8387消失后的3分钟,伊春机场就启动了一级应急救援预案。机场驻地的民警和消防官兵迅速前往30号跑道正东方向进行搜索。

  随后9分钟,在机场跑道正东1000米处,搜索人员发现了失事飞机。

  一位参与搜索的官员说,飞机坠落的消息传出后,恰巧在现场的伊春市市长王爱文显得很焦急。平时说话平稳舒缓的市长一面大吼着安排各部门前来救援,一面把自己的两辆专用车安排进了搜索队伍。

  “从VD8387第一次飞临机场上空,到从天上消失共计7分钟”,他说,这7分钟里机组没有发出任何预警。

  22:00

  救援 消防员含泪营救

  飞机在持续爆炸,每一次爆炸像黑夜中升起一个太阳;一名10来岁的女孩胳膊皮肤被烧伤

  21点43分,伊春机场消防中队副中队长徐鹏和他的7个战友接到救援要求。随后,他们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

  “太惨了,四处都是火光,飞机在草地上摔成了好几截。看上去就像一条被剁碎了的鱼。”他说:“22点我们赶到现场,当时飞机还在不断爆炸。为了控制火势我们只好用泡沫枪灭火,好些乘客的遗体都淹在泡沫里了。”

  从机场跑道尽头,到飞机坠毁的草地,救援人员需要翻过一个土坡。

  24日那一夜,消防队战士邹文吉翻过这座土坡后险些流泪。

  他说,发生坠机以前这里到处是青草和野花以及挺拔的白杨树。可在24日,他能看见的只有散落在四处喷吐着蓝色火苗的飞机残骸和挂在树上的衣服。

  “一个小女孩,十来岁,两个胳膊上的皮都烧没了,我问她疼不?她对我说疼。当时心就和针扎的一样。”他说,在自己抱起小女孩以前,女孩被一名穿黑衣的妇女抱在怀里,女孩刚被抱走,那位妇女就瘫在别的战士怀里。

  “妇女一定不是女孩的母亲,但我想一定是母爱让她抱了孩子这么久。”邹文吉揉着鼻子说,这很让他感动。

  22点10分,伊春的武警官兵等救援人员陆续赶到现场。

  “我没有受伤,但是眼前的场景太恐怖了,飞机在持续地爆炸,每一次爆炸就像在黑夜里升起了一个太阳。”一名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说,尽管消防队员在奋力的压制火焰,但他还是能经常看见腾空而起的烈焰和浓烟。

  22:20许

  救治:医生赶路300公里支援

  佳木斯市调来30多名医护人员,有的长途跋涉300多公里赶来;当地官员表示,有信心把幸存者从伤痛中拯救出来

  沿机场向北可来到伊春市康复医院,8·24坠机事件发生后,这里在第一时间内收治了13名伤员。

  “就像打仗一样,一刻都不敢松懈,”康复医院烧伤科黄主任说,医院收治的坠机患者都是大面积烧伤患者。这些幸存者在烈焰和浓烟的灼伤下入院,都呈现体内液体溶入到组织间隙的症状。有些人肿胀的像一个皮球。

  “不过幸运地是,出事后前来支援的医生从四面八方赶来,比如佳木斯市就调来了30多名医护人员。”他说“这些医生都是坐着120急救车,长途跋涉300公里赶来的。”

  “毫无疑问,我们在尽最大努力挽救每一名患者的生命。”医生纪春明挥舞着沾满鲜血的乳胶手套说,有一名女性患者入院的时候身上的烧伤面积达到了99%,换句话说就是除了腋下的皮肤没有受损,其余的皮肤都已消失了。

  为了拯救这名患者,10个小时内,纪春明为这名女士身上切开了13个口子,输进了13000毫升的各种药液。“尽管我们知道这名患者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我们一定要让她坚强的活下去。”

  “全国各地的医生都在帮我们,我们有信心把幸存者从伤痛中拯救出来。”伊春市卫生局一位官员说。

  25日

  寻亲:靠手表认出哥哥遗体

  阳光下,一字排开的不锈钢担架,摆在伊春市殡仪馆的停尸房前。

  “大个子的被烧成小个子,小个子被烧成一团了”一位殡仪馆的女员工说,现在已不让女员工插手此事。

  空难发生后,遇难者的家属纷纷赶到殡仪馆。

  赴母亲葬礼途中遇难

  事发时,白女士正在飞机场等候侄儿乘坐的飞机。“我来接他(侄儿)是担心他会很难过,因为今天是他母亲出殡的日子。”25日,伊春市殡仪馆内,白女士抹着眼泪说,侄儿在深圳做生意,这次刚回来原本要参加母亲的葬礼,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我那个侄子可好了,平时笑嘻嘻地,”她说,短短几天两位亲人相继撒手人寰。

  遗体焦煳很难辨认

  “要不是看见手腕上的那块手表,压根就没法认出来那具遗体是我哥哥。”

  在殡仪馆门前,一位死者家属说,即便认出了手表,也不敢确认面前这具焦煳的遗体,就是自己失去的亲人。“以前他(遇难者)植入过心脏起搏器,可在遗体里我们并没发现,如果不是烧化了,那就是我们认错人了。”

  赵女士的女儿在这次空难中遇难。她没有找到女儿的遗体,“孩子以前是在外地读书学跳舞的,一回家就搂着我的脖子亲,现在我不知道怎么把她带回家。”

  8月24日

  20:51 客机VD8387从哈尔滨起飞

  21:00 伊春林都机场上空天气晴好,能见度8000米

  21:09 机场上空起雾,能见度下降至2800米,但无重要云团

  21:35 客机找到降落跑道,获得落地许可

  21:38 客机在跑道正东1000米处,断成两截

  21:41 伊春机场启动一级应急救援预案

  21:50 机场消防员发现失事客机

  22:10 伊春武警等救援队赶到

  22:55 林都机场能见度600米,即将关闭

  8月25日

  3:00 确认遇难者42人

  本报记者 崔木杨 伊春报道

相关阅读